你的位置:青年文学网 >> 青年文学 >> 人物传记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富兰克林自传》

热度0票  浏览0次 时间:2015年7月03日 13:32
两封来信

    艾贝尔·詹姆斯先生的来信,内附有我的生活记录,此信是在巴黎接到的。

    我亲爱的可敬的朋友:

    我常想写信给你,但是却不能按着我的意思去做,因为这封信也许会落到英国人的手中,恐怕有些印刷商或其他好事之徒会把其中的部分内容发表出来,那就要给我的友人带来痛苦,而我自己也要受到谴责的。

    自从我得到您自传的原稿之后,使我欢欣异常,原稿约有23页,全都是您的亲笔,有着您的出身和生平的记述,是写给您儿子的,结束于1730年,还有一些注释,显然是您的作品。我把一个抄本封好附上,意思是想请您继续写下去,写到最近的时期,那么前后两部分就可以合并在一起。如果您现在还没有动手,希望您不要再延迟下去。正如牧师告诉我们的,“生命是无常的”。如果诚恳仁爱的本杰明·富兰克林一旦离开他的朋友们而去,世间将失去一部有趣而有益的著作,那么世界将要说些什么呢?这部著作不单对于少数人是有用的,读来赏心悦目,对千百人何尝不是如此呢?这一类著作对青年心理的影响之巨大,在我看来,是没有像您——我知名的朋友的札记这么明显的。这本书差不多不知不觉地引导青年决心努力像您这位著者一样善良和杰出。当您的作品出版时(我想不能不出版),引导青年像您青年时期一样勤劳和节俭,这种工作对于那些青年来说,是何等的幸事啊!我知道,没有一个活着的人,或者许多人加在一起,像您在早期就注意到美洲青年的事业、节俭和克己这样能鼓励勤勉刻苦的精神。我并不是说,除此以外,这部著作没有别的价值和用处,但是最重要的是这一点,我觉得,没有别的东西可以与它相提并论。

    艾贝尔·詹姆斯①

    上列一信,我交给一位朋友去看,下面是我从他那里接到的回信。

    最亲爱的先生:

    我读完了你生平大事的札记,那是你的教友会的朋友还给你的,我曾经对你说过,我要写一封信给你,说明我的理由,为什么如你这位朋友所希望的那样写完与出版这本书是有益的。过去有一个时期,各种事情阻碍我写信给你,并且我不知道它是不是值得任何期望。可是,现在正碰上空闲的时间,我就来写信,至少是为了我自己喜欢,并使我自己从中得到教益。但是我所用的词句或者会得罪像你这样的人,不过我要告诉你,我要当做写给别的和你一样善良和伟大的人一样,那么就会少一些拘束。我想对你说,先生,我要以下述的动机恳求你写出你的平生经历。

    你的经历是这样不平凡,如果你不自己写出来,别人也一定会把它写出来,那这样也许是有害的,而如果你自己来写却一定能写得完善。它还可以介绍你国家的国内形势,可以大力吸引那些善良、豁达的移民前来。想到他们如此热心想知道你的生活,看到你的声名远播,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比你的传记所能给予的更有效的广告了。

    你所经历的都和一个新兴民族的习俗与生活环境相关联。在这一方面,我不以为恺撒和塔西陀的著作在人性和对社会真实性的判断上比你的更有意思。

    但是,先生,根据我的意见,这些还是细小的理由,更重要的是你的一生所给予的陶冶未来伟人的机会,并连同你那陶冶个人品性的道德艺术(你所愿意发表的),常常有助于社会和家庭两方面的幸福。

    我提到的这两种工作,先生,特别地将提供一个崇高的自学的范例。学校和其他的教育常常按照虚妄的原理,像是用一架笨拙的器械瞄准一个虚设的目标,但是你的机械是简单的,而目标是实在的,并且当父母和青年们缺乏资财来安排一个合理的人生时,你却发现了许多人的自我能力,这是不可估量的!

    在个人品德上所产生的影响,如果是在晚年时期的生活里,那只是一种微弱的影响,而在青年时期,我们培植了我们主要的习惯和见解;在青年时期,我们选择了职业和配偶;在青年时期,人生转折点也确定了;在青年时期,甚至连下一代的教育也确定了;在青年时期,人所不知和人所共知的品格也已决定;同时,生命的期限就是从青年时期展开的,生命该从青年时期就好好地开始,尤其在我们以选择职业为主要目标以前。

    你的传记将不仅是传授自我教育的好方法,也是一个造就有智慧的人的教育方法。而最有智慧的人,将以观看另一个有智慧的人的行为的详细叙述,而得到启发和促进。那么,当我们看见我们的一生在黑暗中盲目前进,几乎没有一个向导时,为什么软弱的人们要被剥夺这样的帮助呢?

    先生,现在要对儿子们和父亲们加以指导。引导所有有智慧的人变得和你自己一样,使另外的人们也成为有智慧的人。当我们看见政治家和军人对人类是怎样残忍,知名人士对他们的朋友是怎样悖理时,那么去观察这关于平和谦恭、恬淡态度的人渐渐增多的例证是有益的,且这个人又善于治事,并具备热情和善良。

    你所讲述的这种个人的生活事件,超出整个的事件,一定很有用处,我们在通常的事务上需要谨慎小心,那么你所讲的你怎样处理这些事务,会使人们从中受益。这很可以说是人生的关键,要向他们解释这许多无论何人都该听到一次解释的事情,给他们一个由于有先见之明而智慧的机会。

    说到我个人的经验,最亲切的东西是把别人具体的事务拿到我们面前,那是很有兴趣的。这显然可以在你的笔下碰到,鼓舞我们,那么我们的事务和管理将有一种简易而重要的方法了。而我确信你安排这些事务有独到之处,和你谈论政治或哲学一样,什么东西能比人生具有丰富的经验和方法(考虑其重要和错谬)更有价值呢?

    有些人不懂得道德,有些人空幻地玄想,还有些人故意做恶事,但是你,先生,我可确定,你所写出来的东西都没有这些,而是智慧的、有经验的和善良的。

    你的自传中(因为我想象以富兰克林博士互相比较相似之处,不仅取其品格的一点,也要以个人生平相比较)不以出身微贱为耻,这是很重要的事,并且你已经证明对于快乐、道德或伟大,出身微贱是没有关系的。如果没有方法同样也不能达到目的,所以我们发现你自己也做出了一个计划,并努力遵行,得到效果,成为要人,同时我们也许看到,方法是简单而明智的,那是要依靠天性、道德、思想与习惯来实践的。

    另外指出的一件事就是,每个人都应当等待时机在社会舞台上显露头角。我们的感觉往往凝结于现今,而常常忘掉有更多的时间是会跟着来的,因此一个人应该安排他的行为以适合其整个一生。你的德行看来曾经引用于你的生活中,过去的时刻曾因知足和愉快而有生气,并不以愚蠢的暴躁或懊丧使之苦恼。这样一种举止是使人的道德与实际行为容易效法个别真正伟人的例子,因为伟大的人的品格常是忍耐。

    你的教友会的朋友,先生(这里我又将想象我这封信是写给很像富兰克林博士的人的),称赞你的仁慈、勤劳和节俭,他以你为青年的典范,但是他单单忘掉了你的谨慎谦虚和公正无私,没有这两点你永不能期望你的进步,或在那时找到你愉快的境遇。这是一个有力的教训,足以表示不追逐名利和节制心理的重要。如果这位朋友已知道你的名誉、性格和我一样,他必将说,你前期的写作和评价将引起对于你的传记和《道德的艺术》的注意,反之,你的传记和《道德的艺术》,也将引起对于你前期写作和评价的注意。这是一种有益的品格,并且它把整个的属于此类的东西都引到更伟大的戏剧中去,而这是比许多人已经做的或者有意去做的有更大的用处的,如果他们缺少改进他们的思想和品格的方法。

    但是我有最后一种想法,先生,就是请把你的一生写成一篇传记。这种写法似乎有点不时兴,但仍是很有用的,尤其是你的范例更为合用,因为这本传记将是一种可以和各种公开的凶手、阴谋家和可笑的修道士的自传或虚妄的文学作品相比较的作品。如果鼓励你自己多写这一类的东西,并且引导许多人在一生中模仿你所写的,这会比全部的普鲁塔克的传记合在一起还要有价值。但是我已厌倦了自己形成的品格,关于这个品格每一种表现在世界上只适合于一人。

    我将结束我的信了,我亲爱的富兰克林博士,特向你作一个个人的请求。我是诚恳地期望着,那么,我亲爱的先生,你必得把你高尚品格的特点贡献于世界。考虑到你的高年、你的性格的谨慎和你的思想的特殊风格,以及除了你自己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充分地了解你的一生的事实。

    除开这些,现时代的伟大的革命,必须把我们的注意力转向这一位作者,道德的原理已在这本书中提示出来,这本书将大大地显示它的重要影响。再者你自己的品格是值得精细研究的品格中最主要的一个,这一定将永久地受到赞誉。为了促进人生的幸福,我已经一再证明人即使在现在也不是一种邪恶可憎的动物,并且还要证明良好的管理可以使他改过迁善。同样的理由多着呢,我极愿看见这种意见早日成立,在人类中间树立许多良好的品格。

    动手吧,我亲爱的先生,快一点把这件工作放在手中。你要表示你的善良,表示你的节俭。特别重要的是,要证明你自己是一个热爱正义、自由与和谐的人,如我们在最近17年中看见的你的行事一样。让英国人不仅敬重你,而又热爱你。当他们对于在你的故乡中的个人有好感时,他们将进而对你的故乡有好感,并且当你的乡人知道英国人对他们有好感时,他们将进而对英国有好感。把你的眼光放得更远些,不要只限于说英语者,等到在政治和自然上的许多观点确定了以后,就要想到改良整个的人类。我没有看到过这个自传的任何部分是成问题的,我觉得有一种品德存在于世上,只是我写的信多少有点随便。

    我确信,我所提及的论《道德的艺术》,必能满足我们的主要希望。还有,如果你能把以上所说的几个观点放在心中,你所能做出的还要大得多。即使不能满足你的热诚的赞颂者的希望,你至少可以作几篇对人类的心灵有兴趣的东西。如能给予愉快的感觉,那就无罪于人了,这个人对于生命的美好的方面就能增加许多,否则他就被忧虑所愁,被痛苦所损害了。

    所以,我希望,你将倾听在这封信里对你的祈求。我最亲爱的先生,我请求你同意。

    本杰明·沃恩①

    巴黎,1783年1月31日

    (2)续传说明

    我接到上面两封信已有多时了,但是我太忙,直到现在才想起履行信里的请求。如果我在家里,手头有以前所写的札记,这也许会写得更好,因为那些札记必将有助于我的记忆,而使我确定日期,但是我什么时候回家还无定准,恰巧现在有点空闲时间,我将极力回忆和写出来。如果我能活着回来,那么到了那里也许可以更正和修改。

    这里没有任何写好了的抄本,我不知道是否写到我集资建立费城公共图书馆,这在当时只是个很小的规模,而到现在却相当可观了。我记得已经写到近于这件事的时间(1730年)。这里我将以这件事的叙述来开头,如果后来发现已经写过了,那么就删掉它。

    (3)公共图书馆的建立

    当我在宾夕法尼亚立业时,波士顿以南的任何一州都没有一家好书店。在纽约和费城,那些印刷所实际上就是文具店,他们只卖纸张等物,以及日历、俚歌和一些普通学校用书。谁要读书,就得先向英国去买了寄来,俱乐部的会员每人都有少许书籍。我们已离开了起先我们在那里开会的酒店,租了一间房间做会所。我建议我们全体都得把我们的书籍带到那间房间里,那么不仅在那里讨论时可用来参考,并且成为一个公共的利益,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自由地借得要在家里读的书。这件事就照办了,使我们好些时候都感到满意。

    知道了这个小的书会的利益,我建议把这种读书的利益贡献给大众,创办一所公共的订阅图书馆。我拟了一个必需的计划和规则的草稿,并得一位练达的律师查尔斯·布洛克登,把一切做成订阅合同的条款,合同中规定每一个订阅人要付出一笔钱做购买第一批书籍的费用,还要付每年的辅助金以添购书籍。当时费城的读者是很少的,而像我们这样的人又大多数很穷,所以我极力奔走还是不能超过50人。他们大多是青年商人,每人先付40先令,以后每年付10先令,用这笔小小的经费我们就开办了图书馆,书籍从国外运了来。这个图书馆一星期开馆一日,出借书籍给订阅人,而由订阅人出一个字据,如果到期不还,就罚他书价两倍的罚金。这个设施立即显示了它的功用,别州的市镇都争相仿效。这个图书馆由于捐赠规模日益扩大,读书成了风气。我们的民众,没有别的大众娱乐能够转移他们对读书的注意力,因而和书籍结成了好朋友。没有几年,外国人就会看到我们的民众比别国同阶级的民众所受的教育要好,知识也高。

    当签订我们和我们的子孙都得遵守的为期50年的上述借书条款时,布洛克登先生,这位公正的律师,对我们说:“你们是青年,但是你们中间任何一人都很少可能活着看到证书上写定的期满年限。”然现在我们中间毕竟还有许多人仍旧活着,而过不多几年,这张证书就无效了,因为图书馆已经归并于政府,上述文件也就失效了。

    在征求会员时我遇到了反对和勉强答应的情形,使我立刻觉得借个人名义为任何有效计划提出的建议是不适当的。当一个人需要人们的帮助以完成那个计划时,他们也许疑心这样会把个人的声誉提高到他们之上。于是我把我自己放在不被注目的地位,并且说明这是许多朋友的计划,他们是爱读书的人,请我来进行和设法实现这个计划。用了这个方法,我的事情进行得极为顺利。自从这一次取得成功,我以后在这种情形下总是用这个方法,并且还诚恳地介绍给别人。在现时,你在虚荣方面的小小牺牲,在以后将大大地得到回报。如果有件事在一时不能确定是谁的功劳,有些比你更爱虚荣的人便要以为是他个人的功劳,以后即使嫉妒也得还你公道,而把功绩交还给真正的所有者。

    (4)读书是我唯一的乐趣

    图书馆使我得以有恒地研习增进我的知识,每天我停留在里面一两个钟头,用这个办法相当地补足了我失掉的高等教育,那是我父亲从前所期望的。我自认读书是我唯一的乐趣。我从不把时间浪费于酒店、赌博或任何一种恶劣的游戏,而我对于事业的勤劳仍是照旧,不厌不倦。当时我因印刷所拖欠的债务还没有还清,还有年幼的孩子慢慢地要受教育了,还要和两家在我之前就在这里开了店的印刷所做事业的竞争。但是不管怎样,我的境况一天比一天舒服了。我本来的节俭习惯仍旧未变。我幼时,我的父亲在他的教训之中常常引用所罗门①的一句格言:“凡一生勤劳的人,他将要站在帝王之前,而不站在下等人之前。”从此以后,我以为勤劳是得到财富和名声的方法,这句格言鼓励着我。虽然我不曾想到真的会站在帝王之前,然而这件事,也终于碰到了,因为我曾站在五个帝王之前,甚至曾有和一位国王——丹麦国王并坐吃饭的荣幸。

    有一句英国格言说:“一个人要发达,必得请教他的妻子。”我真幸运,有了一位和我一样有勤俭志趣的妻子。她愉快地帮助我的事业,折叠和装订那些小册子,照管店面,收集破布卖给造纸商等。我们不用好懒的仆人,桌子和我们最便宜的器具都是简单而清洁的。例如,我们的早餐有很久就只吃面包喝牛奶(没有茶),我喝牛奶是用一只价值2便士的陶制碗来盛,又用一只锡制的汤匙。但是请注意奢侈会怎样进入家庭,且不管原则怎样总是日益增长。一天早上,我被请去吃早餐,我看见牛奶盛在一只瓷碗中,还有一把银匙。这些东西是我的妻子没有让我知道就为我买来的,费去她23先令的巨款。做这件事,她并无其他托词来辩护,只是她认为她的丈夫应该有一把银匙和一个瓷碗,像他的任何一位邻居一样。这是初次在我们家里发现银器和瓷器。隔了多少年以后,我们的财富增加了,金银器皿也渐渐地增多到价值数百英镑。

    我曾受长老会教徒的宗教教育,虽然有些教义,如上帝的永恒教令、选拔、定罪等,据我看来都是难以理解的,还有几点是可疑的,并且我老早就不出席这个教派的公共集会,因为礼拜日是我的读书日,但是我绝不是没有某些宗教的原则。我绝不怀疑,比如说,上帝的存在;他创造世界并以他的神意管理世界;对于上帝最蒙嘉纳的服务是为人造福;我们的灵魂不灭;以及一切罪恶将受惩罚而道德将受赏赐,或在现在或在将来。我认为这些是每一个宗教的要义,而这些既然是我国一切宗教都具有的,我就尊敬它们,虽然尊敬的程度有差别,因为我发现它们多少有点和别的东西相混合,这些东西没有鼓舞、促进或巩固道德的倾向,它们的主要作用却是分裂我们,使我们互相敌视。据我的意见,最坏的宗教也有一些好的效果,这种对于一切宗教的尊重,使我避免一切足以减少别人对他自己的宗教所抱的好意见的言论。至于我们一州人口增多,而礼拜的新场所不断感到缺乏,一般是用自愿捐款的方法建造礼拜堂。为了这个目的,不管是什么教派,我从来不拒绝拿出我的区区一份。

    虽然我很少出席公共礼拜,我仍以为当它正当地举行时是既适当又有效的,我也照例地付我的常年捐款以供给费城仅有的长老会和长老会牧师。长老会牧师时常来拜访我,像一个朋友一样,并且劝我出席他的布道演讲。他时常这样说,我被劝服了,就依他去做礼拜,有一次连续去了五个星期日。如果他是在我见解中的一个好牧师,也许我还会继续下去,而不管我原是把星期日的空闲作为研习的机会了,但是他的谈话主要在讲各派互相攻击的辩论,或是解释我们长老会特有的教义,这对于我都是很枯燥无味、没有教育意义的。他从来没有指示或强调一句道德的原则。他谈论的目的似乎与其说是使我们成为好公民,不如说是使我们成为长老会教徒。

    后来他以圣经中的《腓力比书》①第四章的一节作为布道的题目:

    弟兄们,我还有未尽的话,凡是真实的、可敬的、正义的、纯洁的、可爱的、有美名的,若有什么德行,若有什么称赞,这些事你们都要思念。

    我想,在这样一个题目上布道,我们不会没有一些道德。但是他把圣徒的意旨只限于五点,就是:

    一、虔诚地遵守安息日;

    二、勤读《圣经》;

    三、须按时出席公众祈祷;

    四、须熟悉圣典;

    五、须敬重代表上帝的牧师。

    这些也许都是好东西,但因为它们不是我在这个布道题目中所期望的好东西,我就没有从任何其他题目中遇见这些好东西的希望了,由此产生厌恶,从此不再去出席听讲。几年以前,我曾编制一个小小的礼拜式,或是祈祷的形式,预备我私人用的(那是在1728年),它叫做《宗教的信仰及行动条例》。从此以后,我总用这个仪式,再也不到公众礼拜堂去了。我的举动也许是可谴责的,但是我不管,也不求人家的谅解,我现在的目的是讲究实际,而不向人们辩解。

    (5)道德圆满计划

    大约在这时,我想到一个达到道德圆满的勇敢而艰苦的计划。我愿意在无论何时过着没有错误行为的生活,我必得克服一切的自然倾向、恶习或交友不善的诱惑,如我所知道,或我自以为知道,什么是对的或是错的。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不能常去做这一件事而避免另外一件,但是我立即觉得我已担当了一个任务,其艰难很出于我意料之外。当我的注意力是用于监视某一种过失时,常常又因别的过失使我惊骇了,习惯就利用轻忽,嗜好有时比理由还强硬。我终于得出结论:仅仅一个空洞的信念,认为完美道德是我们的利益,还不足以杜绝我们的过失。悖理的习惯必须破除,良好的习惯必须获得和确立,我们才能有把握做出牢固的、始终如一的正直举动。为了这个目的,我想出下面的方法。

    我曾在书上读到各种道德细目,我看到这类目录因不同的作者在同样名词下包含的意思或多或少而详略不同。例如“节制”一词,有些人只限于饮食,而别人却把它扩大到节制各种别的娱乐、嗜好、癖性、肉体或精神的情欲,甚至扩大到我们的贪婪和野心。我对自己建议,为了使它们清楚,宁可多用名目,每一个名目只附着很少的意思。我的计划一共包含13个道德名目,当时我以为都是很需要或很合意的,每一个都附以短短的定义,充分地说明我所下的定义的范围。

    这些道德名目和它的定义是:

    1.节制。食不过饱;饮不过量。

    2.沉默。除非于人于己有利之言不谈;避免琐屑的谈话。

    3.秩序。你的一切东西该有它们自己的位置;你的工作何时干、何时完,该有它们的时间。

    4.决断。决定做你该做的事;做好你决定做的事。

    5.俭朴。除非于人于己有益者不去花费,否则即为浪费。

    6.勤劳。勿浪费时间;时间要常常用之于有用的事;弃掉一切不需要的举动。

    7.诚恳。勿为有害之欺诈;勿思邪恶,唯念正义;如有言,言必诚。

    8.正直。不要施行有害行为,也不要忽略你所应给的利益来损害任何人。

    9.中庸。勿趋极端,制止因受到应得的损害而发怒。

    10.清洁。身体、衣服与习惯,不许不洁。

    11.宁静。勿为琐事或普通和不可避免的事件而自扰。

    12.贞洁。除非为了健康和后嗣不行房事;行房事的时候,不要做到无味、衰弱或者损害你的或别人的安宁或名誉。

    13.谦逊。效法耶稣与苏格拉底。

    我很想奉行这一切道德的习惯。我认为,最好不要同时试行一切,以免分散了注意力,而应每次只抓住一条去实行。当我已掌握这一条,然后再进而实行另一条,这样下去,等到我把13条完全做到,而以前几条的获得可以使另外的更容易获得。上面的排列法我是依据这么一个观点定的:“节制”第一,因为它有助于获得冷静清晰的头脑,这是为保持经常警惕所必需的,并且可以警惕旧习惯不停的吸引,是抵制不断诱惑的力量。这一条做到和建立了,“沉默”就要容易一点。而我要获得知识,同时也培植道德,想到在谈话中用耳比用舌多,所以想矫正我正在养成的只使我取悦于游戏伙伴的空谈、诙谐和说笑话的习惯,所以我列“沉默”为第二;其次是“秩序”,我希望能允许我多一点时间去用于我的计划和研习;“决断”,如果成为习惯,将使我能保持坚决的努力来获得一切上列诸德行;“俭朴”和“勤劳”可以使我从剩余的债务中解放出来,才能致富与独立,而使“诚恳”和“正直”更容易实践等。我又想起,依照毕达哥拉斯所著的《黄金诗》,日常考查是必需的,我想出下面的方法用以考查。

    我做了一本小册子,在里面每一种德行占一页。每页我用红墨水画了直线,共计7行,每星期的一天占一行,上面写着曜日。7行之中又横画了13行红线,每行之首记着一种德行的第一个字母,在纵横线之中,用小黑点记着由考查而知道的在这一日的过失。

    我决定每星期对于德行中的一项特别注意。因此,在第一个星期,我最关心的是避免与“节制”有任何小的冲突,把别的德行抛开,以待他日,只在每页记这一天的过失而已。如果在第一个星期内我能够做到第一行——注明是“节制”的那行,毫无黑点,那我猜想那一项德行的习惯已大为巩固了,否则便是无力。于是我才敢扩大我的注意力包括到第二项,而在下一星期保持两行都要没有黑点。这样进行到最末一项,我在13星期内把本期的条目完全做到(13星期为一期,每年4期)。正像一个人有个园地要除去莠草,不要企图一次就把莠草除光,这将超过他的范围和体力,但是如果同时只在一个苗床里工作,等到第一个做完了,再进而做第二个。所以我希望我会有使我鼓舞的快乐来从陆续消灭每行的黑点上看到在我每篇上我的德行的进步,直到末了,经过了几期,在13星期中按日检查后,我将因看到一本清白的册子而快活了。

    我这本小册子曾引几行爱迪生的《卡托》作格言:

    我相信如有一个权威凌驾于我们之上(那是有的,万物高声宣告),

    他必喜爱美德,

    他所喜爱的具有美德的人一定快乐。

    又有西塞罗①的格言:

    人生的前导就是哲理,信从劝人为善的神,

    为善虽死亦光荣,吾又何求长生不死而蒙受恶名。

    另外又从所罗门的格言中引来,讲到智慧和道德的:

    她右手有长寿,左手有富贵。她的道是安乐,她的路是和平。

    相信上帝是智慧的源泉,我以为为了得到智慧,既正当又需要恳求他的帮助,为了这个目的,我撰写了下面的简短祷告文,这篇置于我日常所用的考查表之前:

    啊,全能的至善!宽仁的父亲!慈爱的引导者!增加我的智慧,它将发现我真诚的兴趣。加强我对于去实行智慧所指挥的事业的决心。领受我对于你另外的孩子的仁慈服务,以此为我力所能及的对于你给我的不断恩惠的唯一报答。

    我有时也引用汤姆森的诗作为祈祷文,诗是:

    光明与生命的父亲,你至高的上帝!

    啊,教导我什么是善的,你自己来教导我吧!

    救我出来,从愚蠢、虚荣和罪恶中,

    从各种卑劣的追求中;

    充实我的灵魂

    以知识、自觉的安静和道德的洁净;

    神圣,实质,永无止息之天福!

    “秩序”格言要求我事业的每一部分都要有它应分得的时间,我的小册子的一页含有一日24小时的时间分配计划。

    我执行这个自己检查的计划,偶尔中断,但随即接续上了。我惊愕地发现自身充满着远出于我意料之外的这么多的过失,但是我也满意地看到它的减少。为了避免时时调换小册子的麻烦,我遂擦掉记着旧过失的纸上的记号,以便记录下一期的新过失,以后还到处充满着黑洞,我把我的表和格言易以象牙册页,在其上面用红墨水画了直格,那就能久耐污染,而在那些格子上我用黑铅笔记着我的过失,这种记号我可以很容易地用湿海绵擦去。过了几时,我一年中只经过一次的检查,后来几年检查一次,直到最后我完全废止了,因为在航行与因事出外时,有许多的事情侵扰,但是我总是带着我的小册子。

    实践“秩序”计划最使我感到困难。我觉得,虽然在个人他有支配他时间的场合,例如,一个印刷工人,这个计划可能是合于实际的,但是要使商人准确地遵守时间是不可能的,他必得同客户交往,常要按照商人自己的钟点接见他们。关于安置东西、纸张等的“秩序”,我觉得极难做到。我以前没有做这个的习惯,又因为我有一种超乎寻常的好记忆力,所以并不觉得缺乏方法而带来的不方便。这个条目费去了我那么多的深切注意,而我的这种过失也大大使我烦恼,稍加改正,又重蹈覆辙,于是差不多预备放弃这个企图了,在这一点上我将以有缺点的品格知足了。正像一个人,他向我邻居的一位铁匠买一把斧子,他要把斧面全部弄得跟斧刃边上一样的光亮。铁匠答应为他擦亮,如果他肯旋转那个机轮,他就去旋转了,铁匠把宽阔的斧面重重地压在矿石上,却使它的旋转很为吃力。这个人时时从机轮那面跑过来看这件工作进行得怎样了,到了后来他想就这样拿走了,不要再磨了。铁匠说:“不,转下去,转下去,我们将渐渐地把它弄得光亮,现在还有几个斑点。”这个人说:“是的,但是我想我最喜欢有斑点的斧子呢。”而我相信也许有许多事也是这样的情形,他们为了缺乏一些什么和我所用的方法一样,等到觉得这好习惯和破坏恶习惯的困难,就抛弃了善与恶的斗争,而结论说是“一把有斑点的斧子是最好的斧子”。因为某种自命为理性的东西,时常指示我说,像我对自己要求的极端严格也许是道德上的蠢事,如果人家知道了,会使我成为可笑的人了。而一个完美的人格必将受到妒忌和憎厌的骚扰,所以有善心的人必得在身上留下一些缺点,以留作他朋友指摘的余地。

    其实,我知道对于“秩序”难以矫正。现在我慢慢地老了,我的记忆力也坏了,我才显然地感觉到需要它了。但是,虽然我曾妄想获得的完全人格永不曾达到,“秩序”两字尚未做到,但是我由此计划,成为一个比无此企图时较为良好和快乐的人,正像志在学书法而临帖的人,虽然他绝不能达到他的本愿,写得像那些帖一样高妙,他却由于临帖而有长进,如果继续写下去,也可以写得既清秀漂亮又清楚可读了。

    我想把那个小计划告诉我的子孙也许是好的。谢谢上帝,他们的祖先一生有不断的幸福,直到他79岁,在这一年写他的自传。也许我在残年有什么逆运,唯有上帝知道。但是,如果逆运来到,过去快乐的映象应该能帮助他愉快地以更大的忍耐来承担它们。他以为他长期持续着的健康应归功于“节制”,直到现在仍旧留给他一个强壮的体格;早年境遇的顺适,财富的获得,应归功于“勤俭”,而以一切的知识使他能成为一个有用的公民,并且在学者中间得到相当的声誉;本国人对他的信仰应归功于“诚恳”和“公平”,因此给他尊贵的位置,而所有一切美德结合起来的影响,就算在他所能得到的那种不完全的状况下,在一切态度温和、谈话愉快的情况下,使人乐于同他打交道,甚至他的青年相识也欢迎同他在一起,我因此希望我的子孙能仿效这个例子而获得有益的效果。

    我还要在这里说明,虽然我的计划并非完全没有宗教成分,里面却绝对没有任何教派特有教义的记号。我有意避免这些。因为,既已完全相信我的方法有用又卓越,有时也相信可能对信仰各种宗教的人会有好处(有时颇想刊行它),在其中,我必将避免足以引起宗教教派偏执的任何东西。我想为每种德行写一点注解,在里面我将说明有这种德行的好处,与此相反的恶行的害处。我想我的书名应该叫《道德的艺术》,因为它将说明得到美德的方法和态度,这将和仅限于劝人为善的书大有分别,那些书是不教导和说明为善的方法的,只是像口头施恩的信徒,对受冻挨饿的人不说怎样或在哪里可以得到衣服或粮食,却告诫他们必得吃饭和穿衣(《新约》,雅各书第二章第15、16节)。

    不过我写作和刊行这个注解的志愿绝没有达到过。确实地,我时时写下这种感觉、理由等的短短摘录,以备他日之用,有些东西仍在我旁边,但是在我早年时需要严密地关注我的个人事业,而以后又从事公众事务,使我延搁至今。因为,它在我的脑中是与需要一个人的全副精力去实行的庞大计划相连的,却有一连串不能预料的事情使我不能从事它,至今还留在那里没有完成。

    在这篇文章中我想解释并强调这个学说,那种不良的行为不是因为它们被禁而有害,而是因为它们有害而加以禁止,单以人的本质而论,那么人人的兴趣都是有美德的,他们都希望在世界上得到快乐,而我将从这个环境中,企图说服青年,说没有一种品质能够像正直忠厚那样使一个穷人致富。

    我的德行表起先只包含12项,但是一位教友会的朋友亲切地告诉我,说我大概看来是骄傲的,而我的骄傲常常在谈话中流露。当我讨论问题时,如果我是对的,我不是以谦逊的态度来讨论,而是又自大又傲慢,对于这点他提出几个例证来劝服我。我决定尽力想法自行治疗这种恶德行,所以我把“谦逊”加入我的表中,而给此字以广义。

    我不敢自夸我已获得这种德行的实质,但是关于这种德行的外表方面,我却有了很多改进。我制止一切对于别人的意见当面抢白的反驳,也不作盛气凌人的正面肯定的论断。甚至我按照我们俱乐部的老规矩,禁止自己在言辞中遽下断语,例如不用“确定的”、“无疑的”等词,而采用“我猜想”、“我揣测”或“我猜度某事是如此如此”,或用“在现在,这件事据我看来是如此”。当别人肯定某种事情,而我以为错误时,我自己制止以粗暴的方式攻击他或立即表示对于他的建议认为可笑,而只回答他:据我的观察,在某种情形与环境中,他的意见是对的,但是在现在的情形下,据我看来(或我以为好像)有点不同,等。我立即感受到我的态度转变的利益,我所参加的谈话进行得都很愉快。这种有礼貌的方法在我提建议意见时使他们易于赞成而反对减少,当我讲得错误时也可减少耻辱,而当我恰是讲得对时也更易于使人抛弃他们的错误而和我一致。

    这个方法,起初运用时是违反自然倾向的,到了后来就变得那么容易,也成为我的习惯了。经过50年之久,没有人曾听得一句独断的表示从我的口中冲出。至于这种习惯(及我正直的品格),当我有新的建议或去旧更新时,公民们都很看重我的主张,我以为这是主要的原因。因此,当我成为议员时在议会里有很大的影响。我不长于演讲,发言不流利,措辞也常有错误,言语上不尽正确,但是人们仍能曲谅。

    其实,我们各种习气中再没有一种像克服骄傲那么难的了。虽极力藏匿它,克服它,消灭它,但无论如何,它在不知不觉之间,仍旧显露。你将常在这本书中看到,我是自以为完全克服了骄矜习气的,但是我恐怕又以我的谦逊而自骄了。
TAG: 富兰克林
上一篇 下一篇